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0492号

  • 主页
  • 吸附式干燥机
  • 振动压路机
  • 煤质化验
  • 主页 > 煤质化验 >

    29岁男子开挖掘机用挖斗敲死俩老人凶后挖深坑准备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3-13 07:22

      12月19日上午,湖南邵阳县金称市镇金良村,62岁的陈国奇和71岁的陈国卿正在抽烟聊天。突然,一辆挖机开了过来,两人被挖机上的挖斗砸死。

      驾驶挖机的是同村29岁男子陈文伟。事后,陈文伟还开着挖机,来到陈国奇居住的地方,将陈国奇儿子和弟弟的房屋推倒。据当地警方通报,陈文伟与陈国奇曾有债务纠纷,但与陈国卿之前并没有纠纷。

      邵阳县金称市镇金良村距离金称市镇政府2.5公里左右,村里有一个红砖厂,悲剧就发生在红砖厂所在的山上。

      据当地村民介绍,红砖厂附近有陈国卿的山林。因为山林煤层含量丰富,陈国卿将山林承包给了同村人陈国奇采煤。这里出产的煤夹石提供给红砖厂烧煤用。陈文伟则被别的老板请来用挖机帮忙采煤。

      通过当地村民,记者找到了命案发生时的第一目击者陈三林。陈三林说,事发当天8点20分左右,他与陈国卿一起上山。陈国卿是一名木工,当天打算上山砍点柴。陈三林上山,是为了记录挖机开工和收工的时间。

      来到山上的工地,陈三林和陈国卿抽烟聊了10多分钟,随后,陈国奇走路来到山上。陈国卿对陈国奇说,这里该造林了。陈国奇答应陈国卿明年正月栽树。

      快9时,陈三林催促陈文伟挖机开工。陈文伟坐在挖机里说了几句,陈三林没听清,就准备走到挖机前。突然,陈文伟将挖机挖斗往左边一甩。陈三林吓得滚了好几米远。

      “陈国卿当场身亡,陈国奇喊了声哎哟,几十分钟后去世。”陈三林说,当时他立即拨打110,大约是在山上,信号不好,他又跑到山下面拨打110,最后一个110电线分打的。

      陈国奇居住的房子,位于半山坡,紧挨着通往砖厂的简易道路。旁边是陈国奇弟弟陈月奇的房子。陈文伟将挖车开到后,对着这两栋房子开挖。将两栋房子推倒后,陈文伟又用挖机挖了一道深坑,随后跳进深坑,准备。

      目击者陈建奇称,跳进深坑的陈文伟“用红砖砸头,一连砸了3次”。陈建奇说,陈文伟之后晕倒在深坑中。赶来的民警发现陈文伟并无大碍,随后将其带走。

      在驾驶挖机开往陈国奇家的路上,陈文伟还将自己的红色豪爵摩托车碾碎。陈国奇的姨妹说,“当时他为了推倒房屋,怕别人骑他的摩托车追,将自己摩托车都碾碎了。”

      19日晚,得知哥哥去世,陈月奇带着侄儿陈小聪(陈国奇的养子)连夜从广东赶回了邵阳县。陈月奇说,幸亏当时房子内没有人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    陈国奇与陈文伟之前有经济纠纷,但本起命案中的另外一名受害者陈国卿,与行凶者不熟,也“无冤无仇”。陈国卿的弟媳吕金英说,19日早上8点多,陈国卿腋下夹着一把柴刀,从家里出来。他是想上山,准备砍些柴,用来做烤酒。陈国卿的表姐尹凤娥则很后悔,陈国卿经过自己家的时候,为什么不把他留下来。尹凤娥说,陈国卿经过她家门口的时候,自己劝他不要这么早上山,干脆在这里打打牌。“他说要抬茶子树,剁一些柴再回来打牌,没有想到,不久之后就出了事。”尹凤娥说,要是留住他多好。

      陈文伟与陈国奇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。两方家属都说,陈国奇欠了陈文伟一些钱,但具体的数目说法不一。

      陈文伟的弟弟陈文能说,哥哥曾经给陈国奇开了一年半左右的挖机。当时约定的报酬是一个月6000元。陈文能说,陈国奇欠了哥哥半年的工资,一共36000元。

      在陈文能口中,哥哥讨要工钱的过程很不顺利。陈文能说,哥哥因为讨要工钱,曾被陈国奇打过。12月17日,事发的前两天,陈文伟与陈国奇再次在工地上见面,陈文能说哥哥再次被陈国奇打了一顿。

      不过,陈国奇的弟弟陈月奇并不认可。他说,陈国奇其实只欠了对方600元,“账本在被推倒的房屋下面,可以查得到。”

      当地镇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说,关于两人的债务纠纷,目前有几种说法,有说欠8000元的,有说欠36000元的,也有说欠600元的。到底欠债多少,还要等公安民警详细调查。

      陈文能说,陈文伟在2013年曾到邵阳宝庆精神病医院看过病,当时医生说他受不得刺激,还开了一些药。陈文伟吃了精神病药后,每天发脾气,砸东西。“不能受刺激,一受刺激就会发作。”陈文能说。

      不过这个说法,暂时未得到警方证实。》》》推荐阅读:教练驾驶报废车带学员上路练车教学 被吊销驾驶证

      十三届全国一次会议、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将分别于2018年3月5日和3 ...[详情]